三九问答精心收集互联网各类最新经典问题,致力为网友提供免费答疑平台!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首页 > 电影电视 > 提问问题

电视剧:生死钟声共有多少集?

提问时间:2022-04-09 05:54 | 来自:三九问答

浏览次数:175次

《生死钟声》这部电视剧共有多少集?

推荐答案解决时间:2022-04-09 06:56

生死钟声电视剧一共是三十六集《生死钟声》是2011年出品的一部谍战剧,由李惠民执导,黄觉、边潇潇、王伟光、宋佳玲等人主演。该剧讲述了英雄人物谢云亭,为解救同胞传递重要情报而上演72小时生死时速的传奇故事[1]。该剧于2013年10月12日在上海东方电影频道播出[2]。剧情简介一九三一年的春天,上海外白渡桥上人来人往,拥挤一片。远处,海关钟楼正点报时的钟声正在敲响,看似平静的外滩,危机四伏。国民党中统的重要领导瞿言白在与宿敌中共特科领导人罗樟荣的对决中因为情报的流失,始终处于被动,来往密电被潜伏在中统内部的共产党频频破译,使得行动受阻,让瞿言白大为光火。国民党启用了新的密码本,失去密电情报的中共,无异于盲人瞎马行于深山栈道之上,一步走错都是万丈深渊。基于此,中央指示潜伏在瞿言白身边担任机要秘书的谢云亭和上海站的刘祥义,要相互配合不惜一切代价拿到新的密码。与此同时,因为一时冲动导致特科队在与瞿言白斗争中损失惨重的罗樟荣被派遣武汉,他不满中央对他的批评,决心要在武汉搞一次有影响的大爆炸,以显示共产党的力量,将功赎罪。虽然武汉方面的同志审时度势,提出不同意见,但罗樟荣却以中共政治局候补委员和中央特科领导人的身份,强行推行他的计划:地点就在汉口某大剧院,时间就在四月二十四日晚上八点。此时的瞿言白春风得意,一方面因为最近在上海的几次暗杀行动受到高层的奖励,剿共取得一定的成绩,另一方面,在美国留学的老相好已经启程回国,要与他旧情重燃。谢云亭为了伺机盗取密码本,以避免家庭矛盾为由,劝瞿言白到上海去和久别归来的恋人幽会,瞿言白欣然同意。1931年4月24日,由罗樟荣亲自策划指挥的大剧场爆炸行动在特务的破坏下惨遭失败,参与爆炸行动的湖北省委大部分同志在这次盲目行动中牺牲,而罗樟荣更是遭到了逮捕。被捕的罗樟荣在失望,抑郁和不甘的心理作用下产生了重大变化,决定叛变,企图以自己所掌握的共产党最高机密为筹码,为自己搏得高官厚禄。他象征性地出卖了一个武汉的中共地下组织,造成了湖北省委和红四方面军驻汉交通站几十位同志被捕,从而得到了有“铲共”专家之称的蔡志贤的信任。尝到甜头的蔡志贤想要利用罗樟荣为自已捞取更多的资本。应罗樟荣的要求将他押赴南京去见蒋委员长。蔡志贤为了抢功,不顾罗樟荣的再三警告,私自向瞿言白发出了关于罗樟荣叛变的绝密电报,并且决定亲自坐小火轮押送罗樟荣去南京。然而,密电却因为瞿言白正和恋人幽会而落在了伺机盗取新密码的谢云亭手上,一封接一封的加急密电让他感到事态严重。谢云亭一面千方百计地避开张冲对他身份怀疑的追查,一面提防着来自军委调查组的秦岚。凭借其大智大勇以及与夫人黎晓苏的巧妙配合,利用军委秦岚和张冲的矛盾取得了密码本,得知了罗樟荣的叛变和自己真实身份的暴露。五封加密电报,使得整个南京城变成了龙潭虎穴,上海中共的同志生命亦危在旦夕。时间紧迫,在没有上级联络方式的情况下,谢云亭带着破译出的重大机密,义无反顾的前往上海,踏上寻找组织的道路。在上海,刘祥义接到谢云亭的暗号,两人会面,谢云亭向他报知了罗樟荣叛变的消息。二人均感事态危急万分。可没到接头时间,刘祥义也无法立即联系上中共中央特科驻上海负责人。于是二人分头行事:谢云亭赶回南京稳住瞿言白,刘祥义设法在上海找到党组织报警。瞿言白收到电报立即回到南京迎接下船的罗樟荣。在二十四小时之内就会将魔爪伸向上海的中共组织——一边秘密抓捕谢云亭,一边严密的部署,企图将中共组织一网打尽。而此时,共产党在上海秘密召开的苏区代表会议马上就要开始,对事态情况还一无所知的共产党人能否躲过这次的惊天劫难。每个人都肩负着各自的使命和责任,三天七十二小时,生与死的终极较量。老奸巨猾的罗樟荣,铤而走险的谢云亭,不顾生命危险寻找组织的刘祥义。当上海外滩钟声再次敲响的时候,光芒四射的英雄们选择了以绝美的方式表现出生命奋斗的高潮[3]第36集剧情图片时间:二十八日四时至六时地点:上海小胡同。黄秘书眼看着谢云亭跑到断头高墙下,却只见一闪,人不见了。黄秘书追到高墙下,才发现旁侧有一座大杂院,看来谢云亭肯定是跑进大杂院去了。一个特务跑上来说:“这个大杂院的后门直通四马路,我曾经走过。”黄秘书说:“还不快带路追。”特务嘟哝着:“上海城里路路通,断头弄堂有后门。”一窝蜂地冲进大杂院去。谢云亭其实躲入了大杂院的枯井中,等特务跑过,他爬出井,返身跑出大杂院,跳进吉普车,倒出小胡同,追赶幼儿园的卡车。郊外。黎晓苏带杨桂花下救护车,她和司机握别,真诚地希望没有给司机惹上麻烦。司机让她放心,他回去换上一块牌照,神仙都查不到他的头上。杨桂花问黎晓苏:“去哪里”黎晓苏说:“自然是回代表大会。”杨桂花说:“大会代表召开在即,不会特意派人来找我回去,更不会派和我只有一面之交的你来找我,你告诉我实话,是否老罗出事了”黎晓苏告诉她罗樟荣叛变的消息。杨桂花既骂罗樟荣,又怨自己命苦。黎晓苏对她十分同情,向她指出只有跟着党撤离一条路。杨桂花先是恳求放她走,继尔撒泼,黎晓苏不得已从手袋中取出手枪,押着她往前走,杨桂花先是表现得很驯顺,突然返身来夺黎晓苏手中的手枪,争夺中,枪响了,杨桂花中弹身亡。卡车上。两个警卫商量:“快到江南造船厂了,特务还跟着。只有两辆三轮摩托车,我们去把它干了。”两人飞身跳下车,隐身到树后,一个向打头的摩托车驾驶员扔出绳套,绳套准确地套中驾驶员的脖子,驾驶员被拖下车,车子失控,车上的两个特务凌空摔出。一个警卫向后一辆摩托车的驾驶员扔出一块飞蝗石,正中驾驶员的鼻梁,驾驶员身子向后一仰,痛得不由自主地抱住鼻子,车子失控,撞到路边的大树上,三个特务都摔了个四仰八叉,两个警卫给六个特务每人胸口都加上了一脚。又听见马达响,两人急忙隐身到树后,是谢云亭驾车赶来,谢云亭见翻倒的三轮摩托车,不觉停车观察。两个警卫欢呼着现出身来。三双手紧紧握在一起。上海外滩的钟敲响五点。上海火车站。瞿言白和罗樟荣率领几百名特务登上汽车,命令必须在五点四十分前赶到教会医院。汽车急驰。代表大会会场——教会医院食堂。各苏区代表会聚一堂,亲切地握手,热切地谈论,连早饭都顾不上吃了。王庸走了进来,见此热闹的场景,不觉一愣,问担任保卫的特科人员:“怎么所有的代表都来了?”特科人员说:“这是王明同志的指示,说代表大会不能如期举行,可苏区代表千里迢迢赶来,连会聚一次都没有,太遗憾了,就是吃早餐的时候会聚一次也好。”王庸又问:“这事恩来同志知道吗?”特科人员摇头。王庸发作了:“简直是瞎胡闹,敌人虎视眈眈,马上就要扑过来,这个时候会聚在一起,是想让敌人一网打尽?”他跳上桌子大声喊:“同志们,各苏区的战友已经见上面,我知道大家都舍不得分手,可因为事情出了意外,党内出了叛徒,敌人马上就可能扑过来,所以请大家马上撤离,这是党中央的决定。”代表们提着饭盒,化装成上早班的工人,分头分批地走上大街,混入上班的人群。刘祥义和米可夫走了进来,米可夫向王庸道歉检讨:在罗樟荣的问题上犯了错,差点给革命造成重大损失。黎晓苏也回来了,把手枪还给王庸。谢云亭也驾着车回来了。五点半的钟声响了。王庸对在场的同志说,“我们也该撤离了。”董健吾要求留下来躲在教堂尖顶狙击罗樟荣。王庸说:“罗樟荣已经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他逃脱不了人民的惩罚。中央决定特科以后就由“先生”领导,狙击罗樟荣,“先生”会做出部署,我们都得撤离到苏区去,这是中央的决定。”到苏区去。到人民当家作主的地方去。大家不由地发出一阵欢呼。王庸又说:“罗樟荣认识这儿的每一个人,所以我们必须化装分开走。”王庸和董健吾化装成老头和女人、谢云亭粘上了络腮胡子,穿上牧师的长袍,黎晓苏还是化装成天主教姆姆,最后撤离。路口,谢云亭夫妇和率领特务飞扑过来的瞿言白擦肩而过。瞿言白和罗樟荣带着特务冲进会场,发现烟头还冒着烟。饭锅里的粥还是热的。可共产党却已经人去楼空。气急败坏的瞿言白对着苍天发出一声喟叹:“天意,这真是天意啊。老天不灭共党啊。”此时,上海外滩的钟敲响六点。码头上,谢云亭和黎晓苏走上小船,小船迎着朝阳,向江中驶去。

站长郑重提示:以上答案均来自互联网,仅其代表个人观点,请谨慎参阅。

本页地址: 复制网址